陜西傳媒網>>文化>>文化快報

工藝當隨時代 傳承歷久彌新

作者: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9年05月29日10:42

原標題:工藝當隨時代 傳承歷久彌新

田靜“承瑜”系列

汝瓷新品“壹盒汝豬”

豐同裕真絲草木染圍巾

瓷胎包銀剔犀茶杯

人民群眾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平和趨向個性化、多元化的精神文化需求,是傳統文化復興、傳統工藝振興最根本的動力。如何使傳統工藝走進日常生活,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實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是擺在所有傳統工藝從業者面前的一個時代課題。

前不久,“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傳統工藝振興案例匯編叢書”的第一部《工藝當隨時代:傳統工藝振興案例研究》(陳岸瑛編著)正式出版,該書收納了全國范圍內20個不同類型的傳統工藝振興案例。這些案例講述了部分傳承人和傳統工藝企業在實踐中摸索出的成功經驗,對于傳統工藝行業的開拓創新具有借鑒意義,對于政府部門的政策規劃也具有參考價值。在2019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即將到來之際,本報特摘登其中的部分案例,以饗讀者。

精研材料 提升技藝

——建水紫陶田記窯的“圈粉”秘訣

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縣,一個至今交通仍不太便利的縣城,新世紀以來卻以紫陶茶具聞名全國。田波(1973年生)和田靜(1977年生)兄妹恢復了傳統的煉泥和柴燒工藝,創立的“陶茶居田記窯”已成為引領建水紫陶行業向前發展的標桿。

陶茶居田記窯每隔一段時間會燒一次窯,每次開窯前,窯爐里的茶具基本都被全國各地的客戶和經銷商訂購一空,還有不少藏家特地從外地趕來,參加開窯儀式和品茶論陶的雅集。贏得消費者青睞的原因之一是他們對材料和工藝的精細研究,對工藝流程的一絲不茍。他們親自到山上挑選泥料,手工分揀后研磨為粉,搭配不同色澤的泥料,在水缸中浸泡,經過反復篩洗,封存入袋瀝水陰干,然后在陽光下晾曬,去水排氣,入窖收藏,經過至少兩年才投入使用。手工料與機械料效果完全不同,用這種泥料燒制出來的茶具,成色自然,窯變豐富,飲茶口感上佳。

陶茶居田記窯近年來有兩套茶具特別受消費者青睞,一個是“璞炻”系列,一個是“承瑜”系列。在國內的陶瓷小作坊,這種系列化的設計思路是比較少見的,通常只是單件作品的創新,很少定期推出系列新品。

“璞炻和承瑜,都屬于‘喝茶系列’。”田波解釋,“茶壺的設計需要考慮兩點:一個是功能,一個是審美。不同的茶類要對應不同的壺,比如璞炻壺就是專門泡高溫茶的,如普洱、古樹、白茶等。壺的器型不同,對于茶香、出水都會有影響,所以有人是一把壺就泡一種茶,這就可以把壺的用途分得很細。因此設計要定位精準。”

對于審美,田波認為:“我們設計器型時,要結合當下的生活方式,不是盲目做造型。比如宋代的提梁壺,過去是要放在架子上燒的,今天有人把它做得很小放在桌子上用,就顯得不地道了。審美首先要服從功能。此外,入門級的顧客往往喜歡窯變的作品,因為每一個都不相同,很能滿足他們的需求。進階版顧客可能不再那么重視窯變,而是追求某種整體性。再深入下去的話,比如我自己,就會更喜歡色澤上少有變化,更加樸素、更具古樸質感的作品。”

田波、田靜一直非常明白該堅守什么,該改變什么。他們說:“我們未來的發展,首要是不變。比如形成了‘璞炻’‘承瑜’兩個定型的系列之后,再推出新款也是在原有系列上的微調。治泥的配方、工序,制壺的精致、嚴謹,燒成的經驗總結,這些需要堅持,要精益求精,不能因為銷售好就想方設法量產。而可變的就是要針對消費市場作出調整,考慮顧客的接受度。比如,根據顧客的需求,調整套件產品的個數和器物的大小等。”

2017年歲末,陶茶居田記窯舉辦了一次“藏陶鑒”活動,期待已久的跨年雅集在丁酉年最后一窯開窯前夜拉開帷幕。從各地趕來的陶友、藏家、學者、茶商、經銷商代表、茶藝師、花藝師,在陶茶居雅聚數日。藏陶鑒,顧名思義,攜藏陶親赴此會,以藏陶會友。規矩是“所有藏陶必須是賞玩過的,有明顯潤養痕跡的,這是參與評比的先決條件;評比的也不是作品價格高低,而是主人對作品的養護及體悟”。在“藏陶鑒”活動中,藏家拿出自己珍藏的壺供大家品評,最后還要評獎頒獎。每日晚宴之后,藏家都會到陶茶居品茶賞樂。從昆明來的專業音響師,為每一泡茶配上專門的音樂,同時,還有現場古琴演奏。第二日開窯,依然有一整套程序,焦灼不安的等待,加強了粉絲對出窯器物的期待。

可以發現,陶茶居田記窯銷售的不僅是壺,更是給藏家的一份念想。田記窯準確把握了當代人的消費心理和消費趨勢,跳脫了“大師”思維,更注意營造企業品牌。而品牌,歸根結底來自用戶長久不移的信任和愛戴。田記窯精益求精的產品,使人由愛生敬,由敬生愛。

從大師瓷到網絡爆款

——廷懷汝瓷“傳二代”李可明的眾籌實驗

如今,越來越開放、越來越便捷的信息平臺和網絡終端悄無聲息地嵌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新一代傳承人意識到,門店銷售、代理分銷等傳統營銷方式將不再適應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消費習慣。如何利用互聯網,使其成為傳統工藝與年青一代消費者有效溝通與交流的平臺,成為擺在傳統工藝企業面前一個亟待解決的課題。生于1987年的河南省汝州市廷懷汝瓷新生代傳承人李可明,借助互聯網營銷探索了品牌發展的新模式。

李可明的伯父李廷懷是知名的陶瓷藝術大師,1975年至今,一直從事汝窯的恢復與發展工作,曾任汝州市工藝美術汝瓷二廠廠長。2004年國營廠倒閉后,年過半百的李廷懷在沒有廠房、設備的情況下,借錢貸款,和原汝瓷廠的技術團隊成立了廷懷汝瓷研究所,創立了“廷懷汝瓷”品牌。

李可明畢業于武漢科技大學中南分校藝術設計系,專業方向為視覺傳達設計。畢業后,李可明獨自一人來到北京闖蕩。正巧這個時候,伯父的汝瓷企業缺一名精干的經營推廣,于是,他便在北京幫忙銷售和推廣廷懷汝瓷。憑借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陶瓷藝術設計系研修,他進一步提升了陶瓷制作和設計水平。當他發現原有的汝瓷產品很難在北京打開市場后,便開始建構廷懷汝瓷的子品牌,設計新產品。

其中一個新品牌是“汝醉”系列。借助3D打印技術,李可明復燒了北宋汝窯天青釉玉壺春瓶,然后與汝州本地的白酒廠合作,推出“汝醉”酒,在互聯網平臺上眾籌成功,并為之后的創新實踐和推廣積累了經驗。李可明意識到,互聯網眾籌的好處是成本低、風險小,而且能快速檢測市場的反應,相當于一種低成本的市場調研。現在,這款酒已推出第二季,頗受市場歡迎。

通過互聯網,李可明近距離了解了市場需求,發現原有的大師瓷的生產銷售遇到了瓶頸,于是聯合了一些年輕的傳承人和設計師,共同探索汝瓷發展的新路徑。他嘗試制作了汝瓷創新產品,比如手鐲或拼接感十足的茶壺等。為了迎接己亥豬年的到來,李可明設計了汝瓷茶具新品“壹盒汝豬”。該茶具用喜慶的紅色作為外包裝,里面包含一壺四杯、一本豬年日歷、一只汝瓷小豬茶寵。其中茶壺的鈕也是金豬的形狀,寓意金豬呈祥。《豬福365》臺歷則由國內365位知名設計師合力設計。這款賀歲產品甫一問世就受到年輕人的喜愛和追捧,剛發布20天便賣出了2000余套,既有公司訂購,又有私人訂購;既有線上賣出,也有線下銷售。從“汝醉”到“汝豬”,李可明的創新品牌逐漸在消費者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作為新生代傳承人的代表,李可明沒有返鄉創業,而是從外圍突破,探索出一條可能的發展路徑。他的團隊規模很小,但是成本低,便于靈活運作。通過眾籌,他不僅淘到了第一桶金,摸清了年青一代消費者的需求和審美傾向,也摸清了傳統工藝互聯網營銷的規律。這種嘗試,不僅對于“廷懷汝瓷”品牌的發展有益,對于汝州其他陶瓷企業也具有啟發意義。

專注于“藍”的深度開發

——桐鄉豐同裕染坊的生產與經營

歷史上,中國傳統工藝行業曾經涌現出許多名揚四方的老字號,但是到了當代,這些老字號大多衰落或消失了。“豐同裕”藍印花布染坊卻相對幸運,這個百年老字號雖然曾毀于近代的戰亂,但在半個世紀之后又得以恢復,走向復興。

如今,這家老字號的當家人叫哀警衛。2003年初,哀警衛在浙江省桐鄉市恢復、重建了豐同裕染坊。染坊占地22畝,建筑面積8200平方米,內有博物館、展示廳、銷售廳,觀眾可體驗制版、拷花、扎染、蠟染、草木染色、手工制作等藍印花布的生產工藝流程。與老豐同裕“管賬、司務、店員、學徒”的人員配置相比,現在的豐同裕染坊更接近現代企業的運營模式。豐同裕建立了集設計、生產、銷售于一體的較為完善的企業結構,形成了近百人的穩定團隊,其中,設計部門有來自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北京服裝學院、中國美術學院等國內一流藝術設計院校的人才。從刻版、刮漿、下靛、浸染、刮灰到水洗晾曬,所有的工序都在染坊中完成,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生產鏈。

除了穩定的人員、現代化的工藝技術外,藍染的生產條件也與以往大不相同。老話說,藍印花布有“三不做”:黃梅天不做,濕氣重;夏天不做,石灰、黃豆等防染劑容易腐敗;冬天不做,水溫過低,不宜染色。現今,生產環境可以用空調等設備進行除濕、制冷、加熱等,保證了藍印花布隨時處于最佳生產條件。

以上涉及的僅僅是布匹染制的過程。一件衣服等成品的制作完成,從染料的研制到布匹的加工,涉及不同的工序和工藝,有較長的生產鏈條。豐同裕從染料萃取、染色處理,到面料加工、成品上市,都在嘗試構建自己的技術體系,從而把握整個生產鏈條。事實上,植物染料研發的成本遠遠高于回報,可豐同裕依然堅持研究符合自己要求的染料和面料,從植株品種的選育抓起,嚴把質量關。目前,該染坊已手工配制出96個色階的藍色,其中肉眼可分辨的由淺至深的10個色階的藍顏料,已可以批量生產并應用到各類產品中。在顏色實驗過程中,哀警衛的研發團隊借鑒了日本的藍染經驗,但并沒有照單全收,而是建立了自身的色彩體系。

此外,哀警衛還派專人探訪、聘請浙南的民間藝人作為技術人員,收集整理流落民間的彩色拷花精品,通過分析彩拷花版、制作工具、設計紋樣和色彩,恢復和發展了彩拷工藝。經過不斷研究和開發,豐同裕研制出系列彩拷絲綢方巾,受到市場好評。此外,豐同裕通過博物館和體驗館建設,成為旅游景區內的熱門景點。

桐鄉市豐同裕藍印布藝有限公司于2003年成立,成立以來,一直重視品牌建設,“源于自然,根于傳統”是企業發展的立身之本。為了更好使用“豐同裕”這個百年老字號,公司首先在2004年12月注冊了“豐同裕”商標,把廠名和商標統一起來,確定企業標識、色別,并統一了包裝和店飾,樹立全方位、立體式品牌意識,在消費者心里樹立起良好的品牌形象。

豐同裕的產品銷售分線上和線下,線上銷售主要依靠獨立網站和微店“草木染”,實時更新最新產品,輔之以同名的“草木染”和“豐同裕”微信公眾平臺進行工藝、文化、產品等方面的宣傳,并開展行業對話活動,使得豐同裕這一品牌有了更大社會影響力。

子承父業 轉型升級

——山西剔犀傳承人何鵬飛的創新嘗試

剔犀技藝國家級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何俊明是山西省運城市新絳縣人,15歲便進入新絳縣工藝美術廠工作,通過多年積累,掌握了剔犀產品的全部工藝制作流程。上世紀90年代工藝美術廠停產后,何俊明創辦了黃河云雕廠并且注冊了“絳州”剔犀這一品牌,后來逐漸發展成為新絳剔犀三大知名品牌之一。

何俊明的兒子何鵬飛,從初中便開始學習簡單的裱胎、繪圖的工藝,周六日和寒暑假在家里的工廠干活。2008年,從太原理工輕紡美術學院(現太原理工大學美術學院)電腦藝術設計專業(第三年合并入平面設計專業)畢業后,他回家跟隨父親系統研習剔犀工藝,并逐漸接手了企業的生產管理工作。

父親對何鵬飛提出“三不變”原則,即“不改變原料、不改變技藝,不改變藝術價值”,何鵬飛始終嚴格遵守。為了應對市場上天然大漆等原料質量下降或摻假的情況,他與漆農合作,在山西左權、云丘山和陜西韓城3個地方輪流采漆,以保證質量。他每年只采集一個地方的大漆,給其它兩地的漆樹2年的休養時間。而木胎雕刻、硍硃、磚灰、夏布或麻布的配比和使用也嚴格遵循古法。

黃河云雕廠占地面積1畝左右,雖然年產值達500萬元至600萬元,但仍然沒有財力去擴大廠房和展廳,主要原因是收入不穩定。比如,制作一套剔犀書柜需要兩年時間,在這兩年內是沒有收入的,直到完成并賣出去才能收回前期成本。此外,工廠的利潤多被投入到再生產中,制作成灰胎或漆胎,以備日后使用。

在父親的熏陶下,何鵬飛一方面沿用古法,對工藝流程精益求精;另一方面,在產品的形制、功能、紋飾、色彩和胎體等方面,積極研發符合現代審美情趣的高端生活用品;同時,積極思考既可降低成本,又能保留核心工藝的方法。

研發傳統工藝產品需要高度凝練剔犀工藝的本質和元素。剔犀工藝體現在特殊的刀法造成的紋飾上。何鵬飛將原來依附在器物表面的紋飾單獨提取出來,形成獨立的審美元素,并衍生做成飾品,如戒指、鑰匙扣、掛墜等,使得剔犀的“烏間朱線”脫離了器型,成為獨立的審美對象,也降低了消費門檻,增加了剔犀工藝走入日常生活的可能性。

何鵬飛的創新還體現在采用多種胎體上。古代剔犀以木胎為主,現在則有陶胎、瓷胎、金屬胎,實現傳統工藝“1+1>2”的效果。2015年,何鵬飛在清華美院非遺研修班上結識了其他的非遺傳承人,并與他們合作制成一批創新產品,例如,與浙江婺州窯傳承人陳珩合作的大茶盤,使青瓷與大漆各顯其美;與云南建水紫陶傳承人田靜合作的哈尼茶儲,使紫陶與大漆兩種材料相得益彰,渾然天成;與安徽徽州犀皮漆傳承人俞鈞鵬合作的剔犀皮盒,在質地厚重和色彩變化間形成美妙的對比;與浙江嵊州竹編傳承人呂成合作的扇形盒,將竹胎與大漆緊密結合;與青海銀銅器傳承人何滿合作的茶杯,一問世即被搶購一空。

何鵬飛還探索發展了“何漆坊”品牌,嘗試研制了一批限量版、個性化、實用型的剔犀產品,如茶杯、香爐、首飾等。由于產量小、價格高,何鵬飛主要通過個人微信號發布產品。大部分新品發布后不過數十分鐘,就被搶購一空;而反響不熱烈的產品,也會及時停止制作或加以改進。通過這種低成本的網絡營銷方式,何鵬飛對市場需求有了近距離了解,“何漆坊”品牌設計研發和手工制作水平不斷提升,逐漸成為黃河云雕廠的主打品牌。

(責任編輯:李莉)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免責聲明: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82267154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ctpxro.tw. all rights reserved

精准两肖两码中特004期